第六届广州国际创新教育暨创客教育展

The 6th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Innovative Education And Creative Education Exhibition


时间:2020年09月25日-27日

地点:广州广交会展馆C区


距展会开幕还有

41天


>媒体中心


上市公司搞医学教育,公益补充还是市场蓝海?

近日,医学社区平台“医生汇”宣布已完成3000万元A+轮融资,医学教学装备提供商天堰科技也完成了2亿元定增,英腾教育则宣布正式转型医学在线教育并推出其发展计划,目标市值百亿。医学教育市场资本涌动。

  作为传统的公共服务领域的医学,又与当今热门的教育产业结合,如今已是资本关注的广阔蓝海?

  中概股教育巨头瞄准医学考试培训

  可能你之前都没想到,主打出国、语言和K12的培训巨头新东方居然也做医学教育。目前,新东方集团旗下的新东方在线首页8大课程分类里,医学教育已独立于职业教育板块而存在,包含执业医师、执业药师、护士资格、卫生职称等方面的考试培训。

  新东方在线的医学教育频道原先是其职业教育板块中提供医学考试资讯的部分,近年开始聘请科研临床机构带头人、医学考试用书编写人等兼职教师开设医学资格类考试的在线培训课程。新东方在线的运营主体、10月31日刚获准挂牌新三板的新东方网,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显示,医学教育作为新东方多媒体学习库的专项课程产品之一在列。

  新东方也“情系”医疗行业。新东方集团副总裁施柯,同时也是新东方网的监事,就有在医科大学任教5年的经历。2014年新东方集团一名女教师在某莆田系医院逝世,俞敏洪曾发文炮轰;今年10月初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突然离世,俞敏洪也对此发表了演讲。

  而正保远程教育更早就进入这一领域,2005年即上线了专业从事医学远程辅导的正保医学教育网,该网站至今已经成为集考试培训、继续教育、定期考核、医学会议、移动应用、政策资讯于一身的医疗行业门户网站。

  以会计职业培训起家的正保远程教育,目前在职业教育行中布局了包括会计、法律、医学、建筑、自考、考研、成考、外语、IT、创业培训在内的多个领域。上月该公司的2016财年总结中提到,医学教育网等传统考培业务持续稳健增长。但其8月末发布的Q3财报显示,正是受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考培和建设工程领域的课程招生影响,该财季里网络课程缴费现金收入同比下降了15.2%。

  除了中概股教育上市公司,新三板中从事在线医学教育的企业还有很多,如华博教育、众巢医学,以及本文开头提到的英腾教育,这些公司都处于不断转型中,如下表所示。

  

  医学教学仪器的生产原本是已经诞生百余年的行业,但随着科技发展,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医学教学装备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天堰科技主要从事医学教学模型、教学仪器和训练管理软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其重点布局的VR医疗教育产品,令传统的医学教学装备出现新的模样。

  A股公司转型,进军医学教育

  近年医药行业也产生了很多富豪,例如拥有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的艾路明身价高达30亿,其旗下从事医药领域的A股上市公司人福医药先后举办了广西师范大学漓江学院、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现名武汉华夏理工学院)。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简单的医药公司做教育投资,没有把其医药专业优势应用于教育发展中。而且,人福医药后将这两所独立学院出售,净赚上亿。

  洪涛股份布局职业教育,其中重要的一块就是医学教育。

  金英杰教育在2015年9月获洪涛股份A轮融资,洪涛股份对金英杰持股20%。此后,金英杰宣布其网络课程全免费,与英腾教育合作研发“题博士·培训机构教学云”医学教育云平台。今年4月金英杰在深圳文交所挂牌新四板。金英杰与洪涛股份称,以医学资格类为入口,除了拓展现有的职称类和继续教育类培训项目,还进一步覆盖职称晋升、继续教育、医护出国、全科医师等医学领域。

  医学基金会也是上市公司关注的热点。由北京大学控股的方正集团,其下属的北大医疗集团与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达成战略合作,该基金会的宗旨之一就是“组织各学科的继续教育及专科培训,与制药厂家合作建立专项基金,针对各种治疗临床疾病的药物进行论证和应用培训。”

  由多所重点高校持股的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则与遵义医学院合作承办医学与科技学院,并向其支付1亿元用于调整办学结构,中国高科占股90%,遵义医学院占股10%。由此,中国高科从校属上市公司,变为办高校的上市公司,其教育和技术资源将用于带动贵州地区医学教育的发展。

  医学教育的市场困境

  资料显示,目前全国已有100多万家医疗机构,千余万从业人员,每年参加医学执业、职称考试的各类人员超过了500万;三基考试(基本理论、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医学继续教育考试和相关技能培训等需求巨大,市场规模达到了百亿级。

  今年6月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对推动健康医疗教育培训应用提出了许多建议:“支持建立以国家健康医疗开放大学为基础、中国健康医疗教育慕课联盟为支撑的健康医疗教育培训云平台,鼓励开发慕课健康医疗培训教材,探索新型互联网教学模式和方法,组织优质师资推进网络医学教育资源开放共享和在线互动、远程培训、远程手术示教、学习成效评估等应用,便捷医务人员终身教育,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

  同时,医疗行业作为公共服务领域的重点,医疗与教育结合更成为政府支持的对象。例如,英腾教育披露其2014年至2015年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合计达370.98万元,远高于这两年里英腾教育的净利润。

  英腾教育董事长兰涛曾表示,“医学的产业链也是最长的。从学生毕业后做职业考试,到职业晋升的考职,平时的三基考试,往后的医师技能培训,都有很多的想象空间。”

  各大上市公司密切关注医学教育,新三板上涌现出一批专注医学教育的挂牌企业,而在创业公司中还有海纳医学、医生汇、百通世纪等众多企业,均已获得多轮融资,形成产业梯队。但“医疗+教育+互联网”,这样一个新兴的产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1.应试心理。目前各医学类资格证书需要达到一定的工作年限才可参加考试,但医疗行业工作者往往挤不出时间来复习基础知识,而到了考试前夕临时抱佛脚,培训机构恰恰利用这一点招揽复习考试的考生,但实践与理论已因此脱钩。

  2.门槛高。而在医学教学中需要众多实验仪器和耗材,而医学考生需要多年的医学实践,这对机构有很高的资金要求。此外行政管理部门也在提高行业准入门槛。

  3.专业人才匮乏。目前最优秀的医科教师都集中在国内顶尖的医学研究机构和医院中,集中度高。无论是针对性的学科门类,能为在职医生和医疗机构管理者提供培训的专家目前仍十分匮乏。

  陕西省卫生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目前许多民营医院普遍存在硬件优良而软件不足的矛盾,也就是缺乏优秀的医务人员,尤其是二线中青年骨干。另外,最关键的是民营医院缺乏管理者,急需既懂现代企业经营又会医学的综合性管理人才,这也是民营医院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

  多数公办的医学类院校并没有开设医学管理类的专业,中国人民大学等少数非医学类院校开设了医学卫生事业管理专业的课程,而且更偏重于硕士阶段。这给民办医学教育机构提供了很大的市场空间,民办医学教育机构将助力民营医院。

  4.此外,还有医疗行业与教育行业的双重公益属性与过分追求营利的矛盾。

  医疗行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劳动密集型产业,而其中医学教育领域同样是人才密集,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医学考试培训行业也在变化之中。而资本的介入,必将促进医学教育的发展,但是否能让功利心不侵蚀慈悲心,需要每一家入局者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