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广州国际创新教育暨创客教育展

The 6th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Innovative Education And Creative Education Exhibition


时间:2020年02月23日-25日

地点:广州广交会展馆C区


距展会开幕还有

122天


>媒体中心


在线教育新规落地 “温和治理”下暗藏玄机

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下文简称《实施意见》)。这是国家层面首个面向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一经出台即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蓝鲸教育结合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情况,及各方对《实施意见》的分析解读,深入探究该文件对在线教育行业将造成哪些具体影响、对行业长远发展有何作用。

新规落地,监管虽“温和”但暗藏玄机

对于《实施意见》的具体条例,我们不再赘述。结合文件内容,我们提炼的要点如下:

《实施意见》的诞生背景在于,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应用日益深入,校外培训从线下向线上迅速发展,并出现一些问题。

因此,为促进校外线上培训健康发展、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对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实施备案审查制度。备案审查制度内容主要包括三项:一是备案审查重点,二是备案审查流程,三是备案变更流程。

目标为今年12月底前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排查;明年12月底前基本建立完善的监管体系。排查与日常监管重点主要有两项:一是时长要适宜,二是资质要合格。另外,意见明确要求,对所有进校园的APP实施“黑白名单”制度。

针对“退费难、有机构卷钱跑路”等现象,《实施意见》给出解决措施。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信息透明,二是周期合理,三是合同公平。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费用。

相比于新《民促法》送审稿、学前教育新政,《实施意见》虽是国家层面首个面向校外线上培训的文件,但市场反应却是天壤之别:港股新东方在线于文件发布当日以大涨11.47%收盘,美股也有好未来、新东方、跟谁学等经营在线业务的公司股价小幅上涨。

为何出现这种情况?究其根本,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政策对互联网教育总体呈支持态度;二是基本顺延《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没有远超预期的规定;三是长期来看切实利好龙头企业。

天风证券、光大证券、中信证券和广证恒生均于《实施意见》发布当日推出研报。各家研报细微之处或有不同,但大方向上有两点值得市场关注:

一是政策符合预期,是K12课外培训行业加强规范的延续,利好规范度较高、已实现规模化的头部公司发展。预收款、教师资质等要求将导致不具备造血能力、不重视教师教研体系、盲目“烧钱”的企业在1-2年内被淘汰。中小机构逐渐退出市场,流量向头部集中。

二是目前在线教育赛道大量教师仍缺乏教师资格。对大班课而言教师人数相对较少,在监管倒逼下合规难度相对较低;但对教师数量要求高、产品为小班课乃至一对一的机构,短期难以大量获得教师资格证,未来服务的能力难以保障。

校外培训机构整治已持续近一年,成效明显。按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的历程看,本次线上整顿或仍将严格推进落地。以下,为蓝鲸教育整理的,一两年来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政策。

有了明确的规范,行业才能更健康地发展

《实施意见》对在线教育赛道的切实影响具体为何?蓝鲸教育就此问题采访了律师、分析师、教育投资人及企业内部人士,深入了解各方对文件的具体看法。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鹏飞从法律的角度出发,对蓝鲸教育表示:《实施意见》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对资格的管理,二是对行为的管理。

资格的管理就是实行备案制,包括主体资格、课程内容、从业人员的备案;行为的管理,则是授课时长的限制、低年级布置作业的限制、收费区间的限制等。“其中收费限制对线上培训机构的现金流构成一定影响,其他的多是原则性要求”,他分析道。

在他看来,《实施意见》对行业的意义在于,其出台通过具体规则,某种程度有望缓解“增负”怪圈;未来“预计会有一些明确的惩戒措施出台。如果违反规则却不用承担后果,《实施意见》很快就会流于形式”。

国金证券教育行业分析师吴劲草则对蓝鲸教育指出,《意见》整体口径比较宽松,超预期的内容很少,“包括资格证、审查规范等,之前都出过类似的文件”。

在他看来,主要是“师资资格的明确”和“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3个月的费用”这两项需在线教育工作者关注。

另有一位教育行业的资深分析师也对蓝鲸教育表示,首先对一些竞争激烈的赛道而言,“只能按60课时或3个月收费”将使营销费用较高的公司未来现金压力加大。

其次据该分析师观察,如果按“外教教学资质”来看,目前很多公司都不符合要求;但“教学能力说明”这种软性约束,对外教的资质要求相对有限,“应该容易搞定”。

最后,“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杜绝超纲”,在其看来“对有些将线下不许经营的超前课程挪到线上的机构来说,这一漏洞将被彻底堵死”。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的看法较为全面,“跟线下的K12监管一样,有了明确规范后,行业才能更健康地发展”。他认为如今在线教育渗透率已经很高,线下机构规范后不可能留着“线上”这一死角。

在他看来,《实施意见》中主要有四项需在线教育公司注意:一是要求教师资格证书;二是不允许使用校内兼职,“部分在线机构原本想打擦边球,如今看来已不可能”;三是限课时总费用;四是监管课程进度、内容不得超标。“整体思想跟线下一致”。但线下机构多出教学场地面积要求,线上则多出ICP、在线教育资质、保留影像资料等具有在线特征的要求。

但葛文伟指出,《意见》中有一个重要的点是“视听许可证”。过去视听许可证是在线教育机构的灰色地带,仅新东方在线等少数几家有视听许可证。《实施意见》中对视听许可证没有直接要求,“但企业需留存至少6个月直播教学的影像,网信办必然会介入监管”。

他表示,《实施意见》对K12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大家都有一定准备、文件来得并不突然”,他说道,“靴子早晚都会下来且无太大变化,故市场反应相对冷淡一些”。

一家在线英语头部企业的内部人士选择从业务经营角度出发,对蓝鲸教育阐述了他的看法:《实施意见》是对国内在线教育机构的第一个监管办法,它不但提高了行业准入门槛,也对现有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实施意见》让在线教育行业中符合标准、产品好、服务好的企业获得更多市场机会,质量差、服务差的企业将被淘汰。

《实施意见》最大的作用,就是推动行业更加有序健康地发展,进一步保障用户权益;对企业而言则起到试金石的作用。“中小企业处于扩张期,合规上难免有瑕疵。但头部企业的教学、教研、教师体系已相对成熟,受政策冲击有限。” 来源:同花顺财经